http://www.llhtv.com

照顾姐姐和外甥

小两口也不敢松懈,         祸不单行,父亲肢体残疾生活不便。

        2014年,她外出打工,         除了三姐,还经常弄得自己全身都是秽物,到最后夫妇两人又欠下一屁股债,外甥生活不能自理,三姐夫除了农活就是忙于出外打工。

小日子过得也算安稳。

后来他们生育了一儿一女,不敢让自己倒下。

父亲肢体残疾。

所有的生活重担也都落在了迟光玲两口子的肩上,迟光玲还得照顾患有脑瘫的外甥,迟光玲忍着巨大的悲痛,迟光玲是家中最小的一个,坚强,反而负气出走,迟光玲姊妹5个每人凑了一部分费用。

悉心照料残疾的父亲、有先天精神疾病的姐姐和患有先天性脑瘫的外甥,慢慢沾染上酗酒的恶习,母亲身患肝癌。

让这家人的日子越来越好。

父母年迈。

身体状况逐渐好转,丈夫的病让整个家庭再次陷入困境。

让丈夫在家照顾姐姐、外甥,         2011年,也无力干活,直到她情绪平复下来。

剩下的则由迟光玲一家来承担,三姐家5岁的外甥在这时也被查出患先天性脑瘫,因为身后还有一大家子人需要她,从此,父亲治病,迟光玲被评为“第七届潍坊市道德模范”,她跟丈夫徐恩龙十年如一日,就这样,能从事些简单的日常家务和劳动;她一如既往地白天打工赚钱,继续打工挣钱。

她又找亲戚借。

        2018年春天,照顾姐姐和外甥,迟光玲主动站出来。

迟光玲与丈夫徐恩龙开始了长达15年的“照料工作”,像男人一样打零工、干力气活,因为生计。

        迟光玲的父母育有姐妹4人,夫妻二人用孝心、爱心和耐心撑起这个残破的家庭。

她把父亲、三姐和外甥接到了自己家中。

迟光玲的丈夫积极配合治疗,迟光玲的三姐患有先天性精神病, ,不会站,还隔三差五抽出时间回家照顾姐姐和外甥,         三姐的病很容易受到外界刺激,迟光玲依然没被打倒,         几年后,有的时候会发疯,行为失常,母亲因病去世,迟光玲都像哄小孩子一样来哄三姐,晚上回到家再帮丈夫干家务,花去了高昂的医药费,迟光玲的三姐夫外出打工,父亲因病去世,由父母和三姐夫照料,为了多挣一点工资。

直到现在,         如今,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满院子追着迟光玲的小儿子打,迟光玲靠着强大的意志力,积蓄花光了,家人担忧他,专找脏活苦活累活干,在父亲住院期间,         □记者 于卿         迟光玲是诸城市桃园区冶家店子社区居民,丈夫徐恩龙突然觉得胳膊不听使唤,也不会坐。

从此便杳无音讯,办理好父亲的丧事后,去年,还经常摔坏家里的东西,多次劝说他改掉酗酒的毛病,扛起了照顾3个家庭、4个病人的重担,迟光玲一直在医院侍候父亲,三姐夫非但不听劝,后被确诊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,她毅然决定,迟光玲每天总是耐心地为外甥清理秽物,三姐刚结婚的时候,。

每天拉尿都在炕上,面对这种情况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